香港国安法全面准确展示“一国两制”应有的法理基础和制度风貌

香港国安法全面准确展示“一国两制” 应有的法理基础和制度风貌——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 本报记者 朱 琳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日前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国安法的颁布实施是“一国两制”法治建设中的一个典范,不仅充分体现了国家安全属“一国两制”框架下中央事权,也充分体现了中央对香港全面管治权和特区高度自治权的有机结合。实现了“一国”和“两制”在制度上的互联互通,凸显了“一国”对“两制”的制度塑造能力和保护能力,全面准确展示了“一国两制”应有的法理基础和制度风貌。同时,该法也有效回击了香港反对派与西方反华势力所信奉的将“一国”与“两制”对立,将宪法与基本法对立的错误法理学,使“一国两制”回归初心。

“香港国安法在制定过程中,注意尊重和吸收香港的人权标准和法治标准,尤其注重和香港已经实行的法律制度、司法机制,特别是普通法的基本原理相结合。”田飞龙表示,香港国安法完全符合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精神,是对“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的完善,也从国家层面为推动香港特区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提供了保障和支持。

中国工程院党组书记、院长李晓红表示,《建议》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特别是这次专门重新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科技自立自强,一定要补齐科技方面的短板,补齐产业链和供应链。他说:“激发人才创新活力,和我们密切相关,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构建充分体现知识、技术等创新要素价值的收益分配机制,要进一步地构建、完善科研人员职务发明成果权益分配机制,实施知识更新工程、技能提升工程。”

在业内人士看来,新的时代背景下的人才培养必须多维融合——不仅要推进学科交叉融合,更要重视产学研深度融合以及线下线上紧密融合。一方面用好学科交叉融合的“催化剂”,打破学科专业壁垒,促进学科之间、专业之间的交叉融合;另一方面要完善高校与科研院所、行业企业联合培养人才的有效机制,方能推动教育链、人才链与产业链、创新链的有机衔接。

《建议》强调激发人才创新活力,提出要加强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培养,实施知识更新工程、技能提升行动,壮大高水平工程师和高技能人才队伍。

香港特区成立以来,由于反中乱港势力和外部敌对势力的极力阻挠、干扰,香港一直未能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履行维护国家安全宪制责任和立法义务。正是由于香港特区存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漏洞,给外部政治势力介入香港内部事务提供了可乘之机,也让香港内部激进政治力量毫无顾忌地与外部政治势力深度勾连互动,给香港社会、人民生活造成极大危害和创伤。田飞龙表示,香港国安法的出台,改变了这一状况。中央设立驻港国家安全机构,提升香港法治应对极端挑战的制度管控和惩罚能力,既堵住了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漏洞,也保障了香港市民的根本权利与利益。

钢铁研究总院教授、特种功能金属材料专家、第十三届光华工程科技成就奖获得者周少雄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优秀的工程师需要非常全面的素质,以材料研究领域为例,不仅要对材料科学知识了解,冶金学、化学知识、自动化知识等都要具备。因为长期从事工程领域的研究和实践,他对此深有感触。“一个具备如此全方位知识结构的优秀工程师如何成长起来?我们要为此提供什么平台、创造什么样的条件都是必须探究的问题。”周少雄说。

香港国安法第一条明确,制定国安法依据的是宪法、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有关决定。田飞龙表示,香港国安法首先是一部根据宪法,为防控国家安全风险、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而制定的重要国家性立法。其次,香港国安法也是香港基本法全面准确实施的一部分,与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并行不悖。“国安法不是对香港基本法23条的替代,更没有凌驾于基本法之上,而是根据基本法第1条和第12条确定的香港作为中国一部分及作为地方行政区域的宪制地位,结合维护国家安全实际情况和需要建构维护国家安全事务上的具体制度内涵,通过法律条文体现出来。中央直接立法不影响甚至仍然需要香港本地完成23条立法。”

着眼可持续发展,教育体系改革要跟上

在工程领域的专家看来,《建议》中强调的内容,不论是“加强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培养”,还是“壮大高水平工程师和高技能人才队伍”都直指一个核心问题——人才的培养要与产业发展紧密联系、相互支撑。他们认为,教育界应与科技界、产业界携手,大力调整优化专业结构,主动设置和发展一批新兴工科专业,全面提高工程教育人才培养能力。

为年轻的工程人才搭建平台

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培养应多维融合

培养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是时代发展趋势下的必然要求。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新问题具有系统性、复杂性、交叉性、综合性的特点,这就要求新时代的人才结合科学与技术,解决实际问题。

日前,《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全文发布,其中关于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的内容引起广泛关注,一些新提法、新方向也引起业内人士广泛讨论。

针对一些西方政客抹黑香港国安法,诬指国安法“剥夺港人权利自由”“破坏香港普通法传统”,田飞龙批驳说,这些“抹黑”偏离了正确的法理和专业轨道,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式”的反对,真正破坏香港高度自治和自由权利的是香港本土极端势力与外部干预势力。“国安法的实施将有效打击乱港势力,排除西方反华势力长期以来对香港进行的非法渗透和破坏,从而恢复香港的正常秩序,保护每一个和平守法的香港市民的合法权益,也使每一个来到香港的国际投资者、旅游者能够得到充分的法律保护。”

田飞龙表示,全国人大此次作出有关决定,也是依照宪法第三十一条和第六十二条以及香港基本法的有关规定行使这一权力,具有坚实的法律基础,也赋予了国安法最高法律效力。田飞龙同时表示,“中央有权在香港发生的危害国家安全行为出现新情况,而当前法律无法应对时,还可以有针对性地对现有法律进行修订,这在法理和制度上完全没有问题。特区政府仍有完成基本法23条立法的宪制责任,也有在香港国安法所针对的4种罪行之外,进一步完善香港本地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的执行机制的法治责任”。

从长远来看,人才培养在于教育。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对现有的教育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此,教育部党组书记、部长陈宝生针对《建议》撰写《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强调要着眼可持续发展全局,明确“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分类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加快培养理工农医类专业紧缺人才”的主攻方向,要求“加强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培养”;“支持发展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加强基础研究人才培养”,重申“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为增强综合国力、增进民生福祉注入新的动力活力。

交通信息工程及控制专家、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冯江华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让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的培养进入良性循环,搭建一个优秀的平台必不可少,只有好平台才能让年轻人发挥应有的作用。通过平台协同创新,才有可能攻克世界上最先进技术,为未来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优秀的平台从哪里来?周少雄认为信任与健全的评价机制缺一不可。他说,信任和鼓励对人才培养意义重大,在青年人才的成长过程中一定要鼓励他们去探索。与此同时,要培养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就需要有与之匹配的评价体系,健全的评价体系才能让这部分人才的成绩得到认可,而不是停留在以论文发表论英雄的阶段。

Category: 本草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