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tner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销量下滑20%华为智能手机销量基本追平三星

(一飞/文)根据Gartner最新数据,新冠疫情仍在持续影响全球手机行业,2020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终端用户销量下滑20.4%,总计2.95亿台。

在排名前五的智能手机厂商中,三星遭遇最大幅度销量下滑,而苹果智能手机销量却与去年基本持平。尽管华为也遭遇智能手机同比(与2019年同期相比)销量下滑,但环比(与2020年第一季度相比)销量却增长27.4%,市占率基本追平三星,距全球第一位置仅一步之遥。

2020年第二季度三星智能手机销量约为5500万台,同比下降27.1%(参见表1)。Gupta先生表示:“新冠疫情在2020年第二季度对三星持续造成负面影响。其旗舰机型S系列的市场需求,几乎也无法挽救其智能手机的全球销量。”

但从市场反应来看,彩条屋虽试图联动《哪吒》与《姜子牙》,打造出“封神宇宙”的概念,两部电影却是两个世界观,初心是好的,动作是失败的。

有网友评价道,“《姜子牙》大概就是证明了,好莱坞超级英雄那些宇宙概念,不是那么容易构建起来的。”确实,构建一个“封神宇宙”需要试错。

《哪吒》让观众看到了国产动漫的希望,并把期待放在了《姜子牙上》。可是,《姜子牙》的短暂“失利”,对于彩条屋来说也许是个好事,成熟的制作工业体系是光线传媒需要重视与改善的地方。

如今《姜子牙》失利,有人嘲笑彩条屋“封神宇宙”的失败,也有人质疑光线传媒的动漫野心。

彩条屋成立的第一年,其CEO易巧一口气签下了15位动画导演,还参投了一些正在进行的动画项目,其中包括一部即将完成的动画——《大鱼海棠》。第二年的时候,《大鱼海棠》上映并取得了5.62亿元的不俗成绩。同年年底,由彩条屋发行的日本动画《你的名字》,也以5.7亿元成为了内地票房最高的日本电影。

根据《姜子牙》片尾序幕信息来看,至少有8家动漫公司参与了电影出品及制作。其中,有共同孵化《哪吒》的可可豆动画;为《阴阳师》、《梦三国》与《王者荣耀》做游戏宣传片的中传合道;还有大千阳光、红鲤动画、红鲸影视(红鲤动画子公司)、魅力文化四家企业负责电影的中后期加工。

不丹农业与林业大臣益西·班觉表示,“虽然许多国家在减少贫穷和饥饿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但疫情逆转了这一势头。我们须为今后出现更大的风险做好准备,并确保粮食供应链的可持续性。”

在面对特斯拉的降价和竞争方面, 李斌则是相当自信,认为对蔚来没有什么影响。

不丹外交大臣丹迪·多吉表示:“我们需要认识到,粮食和农业部门以及依赖其维持生计的家庭,都因疫情蔓延受到严重影响。”

不丹塔拉扬纳基金会秘书长奇姆·旺迪称,卫生危机使普通民众再度意识到农民生产的本地健康食物十分重要,同时也使政府认识到依靠国内农业生产提高自给率以及缩短粮食价值链、提升包容性的重要性。

交付量和业绩预期也大大改善,蔚来预计今年四季度,整车交付数达16500-17000台, 四季度营收预计为62.587-64.358亿元人民币,环比上涨38.3-42.2%。

从影片受众来看,《姜子牙》的定位也非常尴尬。对于成年人来说,《姜子牙》的暗黑童话过于语焉不详;对于儿童来说,《姜子牙》的人性叩问又显得晦涩难懂。

辉煌与低迷时常伴随左右。在2017年暑期档,成人向动画《大护法》叫好不叫座,最终票房仅为8760万元;2018年入围了第6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大世界》,虽然有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奖等光环加持,但最终票房仅有261万。

粮农组织总干事和各与会者还敦促利用农业技术和创新,消除饥饿并克服疫情影响。对此,总干事介绍了粮农组织最近启动的“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和恢复计划”,其中包括设立粮农组织创新办公室、创建国际数字粮食及农业平台以及实施“手拉手”行动计划等。

其他高级别代表在发言时指出同时进行公共政策调整和采取实地措施的重要性。

李斌表示,特斯拉已经明确地说Model  Y会国产,特斯拉和蔚来确实是一个不太一样的公司,他们确实会不停的降价,在过去一年里面降了很多次价,整体来说他们是按成本定价的逻辑。

去构建“封神宇宙”这件事情本身是没错的,国产动漫需要IP做有力的后盾。就像漫威用10年布局的终局之战《复联4》,最终也只能拜倒在《哪吒》和《流浪地球》之下,屈居年度票房第三。

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强调,应对疫情的措施必须重视小农和弱势农民:“小农及其家人、粮食部门从业人员,以及那些依赖农产品和旅游经济为生的人处境尤其不利,迫切需要我们给予关注。”

但是后面每次降价基本上没什么影响, 最近一次很大的降价,降了10%左右,10月1号的降价,然后蔚来十月份创了订单的历史记录。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曾在彩条屋影业成立时说,“希望这幢屋子能为中国动画人遮风挡雨,成为中国动画的大本营。”

至少这一步,给了国产动漫新方向。

如果说从市值角度讲,他们第一次降价,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第一次降价,对蔚来的订单确实有影响。

本季度华为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降6.8%,总计5400万台。Gupta先生表示:“华为在中国市场的优秀表现帮助它避免了糟糕的季度表现。同时华为还扩大了其在中国市场的领先地位,2020年第二季度在该市场市占率达到42.6%。华为大力开展产品推介以及促销活动(尤其在中国市场),同时还受益于通信服务提供商对其5G智能手机的大力支持。”

往后,光线传媒前后投资了21多家动漫产业链上的公司,仅是《姜子牙》一部影片,就有旗下至少10家光线持股的企业参与,至少有8家动漫公司。

2020年第二季度苹果智能手机iPhone 销量为3800万台,同比下降0.4%。Gartner研究副总裁Annette Zimmermann女士表示:“本季度苹果iPhone销量表现好于市场上大多数智能手机厂商,并且与上季度相比销量取得增长。中国市场内得到改善的商业环境帮助苹果在中国取得了增长。此外,新的iPhone SE的推出也激励了旧手机用户升级他们的智能手机。”

失利常有,如今席卷全球影迷的漫威,也有过票房扑街、被外媒狂批烂片的惨痛经历。

粮农组织理事会独立主席哈立德·梅赫布先生表示:“疫情对地方、国家、区域和全球政策都造成了影响。在应对该疫情时,既要认清全球形势,也要了解地方情况。”

所以蔚来总体的平均购车价格比特斯拉要贵近十万人民币,蔚来的产品和服务和自己独特的竞争力,Model  Y推出以后,对这个市场整体上有正面的影响。 但是和Model Y竞争,蔚来的产品会更有竞争优势。

但或许,一部动画的不成功,并不代表光线传媒的失败,更不代表国产动漫的失败。没有必要去一味地唱衰《姜子牙》,毕竟,想要建立一个浩瀚的动漫宇宙没那么简单。

“这些举措都是为了把最新的知识和工具交到决策者手中,同时也要交给小农、渔民、牧民和林农。在亚太区域,我们赖以生存的粮食和农产品主要来自广大小农生产者。”屈冬玉说。(完)

单从国庆几日的数据来看,《姜子牙》的首日票房以及突破10亿票房的速度都已经赶超同样作为成人向动画的《哪吒》。并且,在所有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中,《姜子牙》排名第二。

有人吐槽片中的小九造型像《王者荣耀》中的李元芳、吐槽《姜子牙》的剧情毫无逻辑性的,甚至故事不能自圆其说的;也有吐槽《姜子牙》中的人物缺乏叙事动机,就像工具人完全被剧情推着往前走;还有吐槽片中姜子牙这个人物“角色错位”,以及影片的主题太深邃,离普通人太遥远。

“封神宇宙”是这次群嘲的焦点,不少网友吐槽“抄袭漫威的电影操作手法”、“要商业没商业,要剧情没剧情”,可以说是拍成了一部四不像的古风英雄片。

去年,光线传媒推出了自己的APP——一本动漫,上线了《敖丙传》、《妙先生之彼岸花》等动画电影联动漫画来做原创IP循环能力的补充。

作为一部口碑两极分化的国产动漫电影,《姜子牙》从人物形象、剧情到人物塑造等方面均被观众吐槽。

国庆档前7日,《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两部影片的票房已经占据市场78%的比例。《姜子牙》上映的第四天,累计票房就突破10亿元,用时3天9小时31分,再度刷新《哪吒》的纪录(4天8时11分),成为中国影史票房最快破10亿的动画电影。

《姜子牙》其实承载着的是观众对国产动漫的期待。电影未播先火,开播前霸占数条微博热搜,上映后首日票房超过三亿,刷新了《哪吒》1.37亿的记录。

中国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在会议上表示,中国对粮农组织工作高度肯定并将予以一如既往的支持。他在发言中提出了三点倡议:一是保障农产品供给,稳定农产品贸易;二是务实合作,防范跨境动植物疫病风险;三是知识共分享,经验共交流。

亚太区域饥饿状况受到严峻挑战。受疫情影响,南亚地区饥饿人口数量在未来十年有可能增加近三分之一,达到3.3亿人。

虽然蔚来还没有摆脱亏损的局面,但是其新车交付量却是不断攀升,蔚来品牌前三季度累计交付量更是达到26375台,同比上涨113.7%。 并且前8月的销量,就已超越2019年全年, 蔚来汽车的发展势头在今年表现的尤为强劲。

另一方面,《姜子牙》的市场失利显示了彩条屋对导演个人的严重依赖。相比起来,漫威无论导演如何更换,其电影的基本风格、主题和质量都能维持一定水准,最终才能形成整体品牌的美誉度。

一时间,对光线传媒的倒彩也不断响起。去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以50亿元的票房位列中国影史第二后,光线传媒旗下的彩条屋影业就有意加强了《姜子牙》与其的捆绑。

不过,从票房成绩来看,《姜子牙》及格了。

从整体市场情况来看的话,蔚来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油车, 中国高端车的市场几百万辆的规模,蔚来和特斯拉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这个市场最够大,对于市场成长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姜子牙》、《哪吒》、《深海》三部片子基本上是同时立项的,交给了三家不同的制作公司(光线部分控股)的团队和导演制作,光线传媒负责出钱和成片之后宣传。

从《大圣归来》的一鸣惊人,到《哪吒》的惊艳世人,国产动漫经历了无数次的尝试与挫折,有叫好自然也有叫衰。

除中国外,几乎全球所有主要市场在2020年第二季度仍持续执行各类隔离限制措施,从而导致智能手机需求持续下滑。Gartner高级研究总监Anshul Gupta先生表示:“在中国市场,随着疫情逐渐好转,智能手机需求也在按季度逐步回升。全球范围内,新冠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零售店关闭以及对非必要产品的更谨慎的支出,使得今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已连续第二个季度下滑。”

表1.  2020年第二季度智能手机终端用户销量全球前五厂商 (单位:千台)

尽管需求在逐步增长和恢复,但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市场智能手机销量仍下滑7%,销量接近9400万台(2019年第二季度销量约为1.01亿台,2020年第一季度销量约为7129万台)。

同时,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蔚来创始人李斌,还对蔚来汽车当前新车、产能、电池BaaS、竞争对手等问题,给出了发展策略与看法。

《姜子牙》的导演程腾称,自己在电影的情节设计也确实存在一种冒险的精神,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呈现完全不同的一个姜子牙。在冒险的尝试里,《姜子牙》或许失利了,但国产动漫不会扑街,光线传媒的努力也没白费。

全球前五大智能手机供应商中三星遭遇最大跌幅

Category: 本草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