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的背影

柳传志这次真的退休了。

2019年12月18日晚间,联想控股正式发布柳传志卸任公司董事长的公告。10多年来屡次见诸媒体的退休传闻,终于成为现实。

王石对此一直很自信。“之所以放弃资产,我觉得这是我自信心的表现,我选择了做一名职业经理人,不用通过股权控制这个公司,我仍然有能力管理好它。”

经历了赚钱、赔钱、再赚钱后,1984年,王石拿着挣到手的第一桶金300万元,开办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经营从日本进口的电器、仪器产品,之后还搞起了服装厂、手表厂、饮料厂、印刷厂等。

柳传志的传奇,不仅因为他一手缔造了联想,更在于其经营管理之道深深影响了几代民营企业家。

用柳传志的话说,自己是个“骨子里不太安分的人”,心里一直有“要做点事情的强烈冲动”。

那时候,大部分人对怎么开公司都没什么概念。最初几个月,柳传志和同事们卖过电子表、旱冰鞋、运动裤,还上过骗子的当,不到两个月被骗走14万。

在王石的成长经历中,相对于“商”而言,他对“官”更熟悉。

1994年,外资电脑大批涌入中国市场,不少企业都在激烈竞争中被击垮,包括当年国内最有名气的长城电脑。

作为改革开放40年民营企业家的标杆性人物、中关村第一代创业者的代表,中国经济起飞的亲历者、见证者,柳传志身上有不少传奇。

柳传志曾经感慨说,当年联想创业之初,仅有几十家企业在赛跑,路途充满荆棘、暗礁和陷阱,拼的是生存能力;如今,企业是在平坦的赛道上赛跑,拼的是速度。

1从“要死要活”到走向世界

1988年,在深圳特区国企股份化改造的浪潮下,王石带领公司完成了股份制改造,更名为“万科”,并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这场争斗最终以倪光南出局告终。

“要建立一个伟大的企业,一定要强调制度建设,弱化人治的约束。”王石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企业的制度建设和文化传承,不能以一个强人为左右。一旦这个强人离开了怎么办?”

2017年6月,66岁的王石正式宣布从万科退休。这种渐进式的退出,让万科能够在创始人离开之后,仍然保持平稳的发展。

至于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是押错了宝。

出人意料的是,在资产明确当天,时年37岁的王石主动放弃自己个人拥有的股权,选择做公司的职业经理人。

2004年,收购IBMPC端业务,从此开启国际化之路。

当年,围绕“贸工技”还是“技工贸”,他与技术派代表倪光南产生了严重分歧。

杨元庆说,“大到管理三要素这样的方法论,小到为个人生活中的难题提醒点拨”,柳传志都以他的智慧深深影响着他人。“他在我心里播下了一颗种子:永远去够更高的目标。”

有业内人士称,提起柳传志最著名的管理三要素:“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在企业界简直无人不知,许多民营企业家将其奉为金科玉律。

2影响几代民营企业家

在万科的管理文化中,“不行贿”是王石始终主张并坚持的一条底线。而在外界的猜测中,这条底线得以捍卫的原因,是王石有一个身居广东省委高官的前岳父。

生与死,只在一念之间。

2007年底,基于对市场变化的判断,万科决定将2008年的计划开工量缩减38%,并决定调低广州一处在售楼盘的价格。

直到1985年5月,由中科院计算所副研究员、时任公司总工程师倪光南主导的“汉字系统”完成开发,第一型联想汉卡正式开始投放市场,联想才算“否极泰来”。

对讲机里,队长发出“立即下撤”的指令,王石没有听从。被胸口像要炸开的感觉裹挟着,王石艰难地登上珠峰顶,并停留了几分钟。

在当时股权改制的浪潮下,创始人放弃股份的万科成为市场上的“异类”——一个奉行混合所有制的企业,并由大型国企控股。

三十多年过去,王石不是没有想过持有那些股权的结果。

1984年,他毅然以40岁的“创业高龄”走出舒适区,在一间20平米的传达室里创办了“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也就是后来的联想集团。

2013年,联想个人电脑市场份额首登全球第一。2014年,联想并购摩托罗拉移动和IBM System X业务,向全球移动和数据中心市场拓展。

从辞任总经理,到正式退休之前的十几年,是王石与万科共同面对危机最多的一段时光。

“外界有这样的看法不奇怪,但这与事实不符。”王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我是靠的特权,为什么只能拿到郊区的地,价格又比别人贵很多?”

“当时去深圳创业,内心里其实是当作临时性的跳板,计划两三年之后就出国留学的。”王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并不想做一辈子商人。”

1983年,32岁的王石不甘于体制内的平淡生活,辞去公职,去了深圳当时很有影响力的公司——深圳市特区发展公司,从鸡饲料生意做起。

杨元庆回忆说,柳传志“善于在听取不同意见之后形成信任,在做出决定之后充分授权”。他还会在繁忙的差旅途中写很长的信,教杨元庆如何学会妥协,如何更好应对挫折。困难无其数,从来不动摇”,“无论公司还是个人,在战胜困难以后,都会变得比以往更为强大”。

王石自称,前岳父熟悉深圳特区的背景,对自己的创业有正面影响。但他同时强调,前岳父为官廉洁,对子女严格,“相比农村和普通家庭出身的创业者,我显然有非常大的优势。但什么都是双刃剑,在占据优势的同时,我也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危险在随后的下撤过程中不知不觉间来临。

彼时,柳传志对联想的供应链、渠道、技术和管理等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成立了微机事业部,集中资源夺回市场份额。结果,联想在“与狼共舞”中不仅没有被“吃掉”,反而一路逆袭。1997年,联想电脑在中国市场占有率升至第一名。

柳传志曾经这样评价任正非:“任正非走的就是一直直接往上爬坡的路,上珠穆朗玛峰的时候,我走一百米要大家停下来喘喘气,任正非捡一条更险的路直接就上去”。

过去的68年人生中,王石还有许多个重要的“一念之间”。既有关乎他个人命运,也有关乎企业存亡。王石的幸运在于,他总是会选择那个更艰难但似乎又正确的选项。

然而,王石的商人生涯远超出了他最初的预期。

今年10月,王石发布新书《我的改变:个人的现代化40年》。书中,王石分享了2008年之后,他在身体、个性、智识、社会角色和生死观等方面的经历与体悟。

此后,联想逐渐缩减技术研发,转向个人电脑制造。它顶住了外国品牌猛烈的冲击,并长期保持着在国内PC端市场的绝对优势。

15年前,中新社曾刊发文章《联想之坎儿》。今日读来,别有一番滋味。

另一方面,王石对资本家、暴发户形象的厌恶仍然深植于内心。

离开万科两年,王石并不避谈对郁亮团队的评价。“这两年郁亮及团队的表现,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王石和万科一起走过了33年时间。在个人与企业的命运交织中,他们相互塑造,相互影响,互为底色。

在少年时的人生理想清单上,王石曾列出了外科医生、侦探、水手、探险家等——唯独没有“商人”这个选项。

少年时,王石读《威尼斯商人》《欧也妮·葛朗台》等书,看到商人都是唯利是图、斤斤计较的人设,导致他对资本家、暴发户的形象非常反感。加之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商人的地位并不高,因此,王石一直没有把商人作为理想的职业身份。

与财富一起放弃的,还有掌控大权。在1988年所做出的这个选择,注定了王石最终离开的结局。在其后的29年里,他与万科,有一场漫长的告别。

他还曾经提醒说,“做企业既要低头拉车,又要抬头看路”,“在应付各种变化的时候尽量强壮一些。地震你被砸了,别人活三天,你能活七天”。

倪光南主张,联想应当凭借技术和资金优势,全力开发芯片等核心技术。而柳传志却认为高科技产品未必能卖得出去,而只有卖出去,企业才能生存。

柳传志曾回忆说,当年他们经常处于“衣食无着的险境”,“联想年年都是要死要活的,我们当时不仅仅是伤筋动骨,而是已经到了生死边缘,弄不好摔一跤就死了”。

当年那个经常“要死要活”的小公司,如今已成为中国企业的代表之一。

但20多年过去,当大环境骤然生变,看似牢不可破的供应链可以在一夜之间断裂,人们才意识到核心技术研发有多重要。

柳传志也是个有争议的人物。

拉卡拉创始人孙陶然也说,自己的《创业36条军规》以及管理思考,多是从“复盘”文化中获得。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有人不无遗憾地说,在当年那场企业发展两条道路的争斗中,如果柳传志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也许联想和中国芯片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有一种只要你蹲下来,闭上眼睛,即刻就会进入天堂的美好感觉。”王石回忆,但当时内心还有一个声音在告诫自己,“你不能蹲下去睡觉,蹲下去就起不来了”。

这位75岁的老将,留下了一个复杂的背影。

2017年6月,王石正式卸任万科集团董事长一职。

联想在国际化方面的探索,亦提供了与华为不同的新路径。

但安稳的日子没过几年,更大的挑战又至。

王石对这一点想得很清楚:“我给自己赚能力、赚荣誉,给国家赚钱。”

在50岁来临之前,王石交出了自己的管理大权。他选择相信自己建立起来的制度和团队,并将自己的精力投入经营企业之外的更多领域。

1999年,王石辞去万科总经理一职,担任董事长。他将这个决定的思考,归于去“人治”,强“制度”。

能否在新时代写出更多新传奇,就看新生代中国企业家们的了。

“我的成功就是万科不再需要我的时候。”王石对《中国新闻周刊》如是说,“我也希望,聚光灯多给郁亮,多给万科团队的其他高管。”

类似这样的经营管理之道还有很多。

“我不希望自己有暴发户这样的形象。”王石坦言,“在1980年代,突然很有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当你拥有很多钱的时候,钱对你意味着什么?你对钱采取什么态度?相比于盲目拥有,我选择了远离。”

在风雪交加的峰顶,王石缓缓移动,突然感到一股暖意从后脑勺涌来,并逐渐蔓延到前额、脸颊、胸口……他渐渐失去力气,有强烈的困意袭来。

第一次攀登珠峰,距离珠峰顶还有600多米的时候,王石的氧气提前用完了。

得与失,是与非,都将随柳传志的引退留给上一个时代。

在离开万科的两年里,王石的身份变得丰富起来。他同时担任40多个社会职务。除了社会职务,王石自己还主导着一家名叫深潜的体育教育公司,正准备商业化,打造一个学院的建制。此外,王石还在继续学业,在世界多所高校作访问学者。

小时候,王石最初在北京上小学,父母是机关大楼里的中层干部,家住在普通的筒子楼里。八岁时,全家又搬去了郑州,住在干部大院里。无论邻居还是同学,都与“官”相关。

“复盘”这个词最早来源于棋类术语,指对局完毕后,复演该盘棋的记录,以检查对局中对弈者的优劣与得失关键。

对于万科,王石始终希望用现代企业制度进行管理。这其中,最关键的“要法治还是要人治”的问题,而落实到王石这个创始人身上,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如何限制自己的权力。

他本来有着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在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搞科研,还拿过奖。但他偏偏不满足于此。

现在,手机日益成为人的“延伸器官”,曾经高歌猛进的个人电脑已风光不再。而联想一直在PC业务投入过多,在向移动互联转型上似乎慢了一步。

“己所欲,亦勿施于人”

“就算让我做100次选择,我100次都会选放弃。”王石向《中国新闻周刊》直言,“也正是我选择了放弃,人生才有后面那么多精彩的经历。”

在王石看来,2008年之后的自我更新,是一场进入“深水区”之后的体验。

柳传志早年亲自写过“复盘方法论”。雷军后来透露,他曾经花了很长时间学习柳传志的管理方法,“复盘”论对他影响尤深,让他不断对自己、对小米的战略进行反省。

雷军曾如此评价:“柳传志在我们每一个中关村人的心里,都是中关村的教父。我们每一个中关村人,都是在联想、在柳传志的感召下、激励下、指导下,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

“我开始思考自己、思考未来,思考个人与家庭的关系,乃至个人与社会、民族、世界的关系。”王石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出版新书的初衷。

用马云的话说,柳传志“是中国企业界的财富”。

发于2019.12.23总第929期《中国新闻周刊》

如今,王石拥有的身份,远不止是一位“商人”。

Category: 必威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