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民警智斗“套路贷”——一位西宁基层民警经历的治理变迁

新华社西宁10月6日电 题:老民警智斗“套路贷”——一位西宁基层民警经历的治理变迁

“注意防火、防盗,特别是要防‘套路贷’重返社区。”在高原古城西宁市城西区北商业巷万方城写字楼,一场由社区民警王刚牵头组织的社区治安会议正在进行。

“过去人们觉得自己是想不开、意志薄弱,挺一挺,靠自己的力量去克服就可以了。现在,很多人意识到这是一种病,会选择求医。”

经调查,王刚发现这些公司多为北京、上海等地公司在西宁的分支公司,表面上为民间借贷,实际则以“无抵押私贷”为招揽,通过利滚利的方式骗取受害者的财物,“套路”不明真相的贷款人。据统计,万方城最多时有43家“套路贷”公司同时运营,涉及借贷金额上百万元。

在中国,情况也不容乐观。

这也就意味着,抑郁症的早期筛查工作日后要下沉至年轻的学生群体。

专家表示,从病理过程看,人的主观思想如果长时间不愉快或想不开,脑内会发生神经递质的紊乱,人总是很痛苦、情绪低落,脑内的神经物质、电活动、脑功能活跃区域会发生改变,这就产生了物质的改变。

“测评是一种辅助手段,可以帮助医生提供一些线索。”曲姗说,开展早期筛查,可以有效避免患者出现更严重的后果。

“根据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抑郁症在中国的终身患病率达到6.9%,一年内的患病率是3.6%,有研究预估全国抑郁症患者接近一亿人。”北京回龙观医院党委书记杨甫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

面对抑郁症,我们准备好了吗?

但打鼓也不打退堂鼓。联系金融监管部门、查找相关法律法规、明确民间借贷合法范围……王刚说,打蛇打七寸,看透不法分子钻空子的伎俩,才能真正从源头遏制违法犯罪行为,保证百姓利益不受损失。

专家:全国抑郁症患者或接近一亿人

“如果出现明显症状后,需要第一时间去找专业医师进行诊断,然后再根据症状轻重,来判断是否需要心理治疗、药物治疗等具体措施。”她说。

他以整治办公环境为由,借机排查运营情况,调查借贷利率费用,对工作人员进行法律普及,劝说其从事其他行业;他要求相关公司上报资质证明,对缺乏经营资质的,坚决清理,对有经营资质无金融借贷资质的,进行劝离;他还蹲点在大门口为前来借贷的群众讲法律、谈政策,告知百姓前往正规的金融机构贷款……

“目前,全世界对于抑郁症诊断的一个‘金标’就是精神检查,主要是医生和病人面对面交谈,通过一些提纲式的提问,明确其有没有符合诊断中的一些症状,这是需要医生人工劳动的,而不是通过简单的问卷来确诊,这个过程叫诊断疾病。”

企业负责人当场即在手机银行上发起贷款申请,当地工行按照特事特办、急事急办原则,开通绿色审批通道,快速为企业审批140万贷款,利率在市场较低水平基础上进一步优惠,有效满足工厂生产经营所需。

最值得一提的是,《方案》还提出,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

与此同时,从年龄分布来看,抑郁症的发病也存在三个高峰期。一般抑郁症的发病初始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这是第一个高峰期,并且,这种疾病非常容易复发,第二次发病高峰在更年期,大约50-60岁之间,第三个发病高峰期则是进入老年以后。

2017年,正在社区巡逻的王刚发现,原本安静的万方城写字楼一夜间突然喧闹起来,上楼嚷嚷着要贷款的人络绎不绝。一番询问后王刚得知,原来是15家打着“小额贷款”“民间借贷”名义的公司入驻万方城,听说利率低、额度大,不少手头紧张的市民纷纷前来。

对于一线的临床医生来说,直观感受更加明显。

“社区会议结束了,该去执勤巡逻了,昨天约好的商户也要去检查一趟消防和防盗设施情况。” 王刚匆匆离开了会场,又投入到新的“预防”工作中。

“人在年龄小的时候保护因素比较多,所以不容易发病,步入社会以后,开始面临一些压力和打击,这些打击会在一定环境下把易感基因诱发,最终导致发病。”

不过,专家也强调,测评不能作为一种诊断工具,只是作为一种提示。

“我要同意,就成了他们的‘保护伞’了。这是底线,不能碰,更不能破。”王刚说。

2019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发布。而此时的万方城里已经一家“套路贷”公司都没有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王刚的经验。看着空手进去,钱包“鼓”着出来的贷款人,他顿生警惕:“不用任何抵押就能贷几十万元?天上掉不下这么大的馅饼。”

曲姗说,有了专业医师的诊断后,患者可以依照医生建议去找心理治疗师进行治疗,或者接受药物治疗,理顺了这样的就诊流程,才可以避免患者走很多弯路。

这样的现状也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重视。

曲姗解释说,从临床经验来看,一般学生初入职场后,会面临各种问题,就业、恋爱、结婚、生子等等,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临界事件”比较多,所以会成为抑郁症初始发病的高发年龄段。

“在今年特殊时期,银行更加注重与财政、商务、税务等政府职能部门合作联动,共同支持小微企业渡过难关、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也更有效防控金融风险。”工行广东分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这种疾病的病因学研究,目前很明确的一点就是和基因与环境都有关系。”曲姗解释说。

“不能等老百姓受了损失、出了事再介入,不能只做犯罪的打击者,更要做风险的放哨人。”从刑事警察转岗到社区民警的王刚知道,对老百姓而言,他们往往更希望有人帮他们避免遭受犯罪侵害。

就在前不久,《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也对外公布,其中提出,到2022年,公众对抑郁症防治知识的知晓率达80%,学生对防治知识知晓率达85%。抑郁症就诊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50%,治疗率提高30%,年复发率降低30%。

“精神科这个特点相当重要,如果你得病5年、10年之后再治,估计预后很差。”杨甫德在采访中说。

资料图 中新社发 崔楠 摄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中提出了这样的目标:到2022年和2030年,抑郁症治疗率在现有基础上提高30%和80%。

此外,70岁以后,人的身体开始出现各种疾病,比如帕金森、肿瘤、脑血管病、心衰等慢性疾病,这些疾病也容易引发并发的抑郁症。

从病因学上看,抑郁症还和基因有关,那些有抑郁症家族史的人,比别人得抑郁症的风险高很多。

2020年1月25日至8月31日,工行广东分行累计为6100余户小微客户办理续贷、展期、结息周期调整、延期还本付息等服务。同时,该行精准落实合理让利政策要求,为小微企业提供普惠优惠利率,积极推进存量小微客户贷款定价基准转换工作,进一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曲姗强调,和其他疾病不同,抑郁症的早期筛查的难点还在于,简单的筛查不一定能100%获取患者的真实信息,如果只是单纯依靠测评,有些人可能出于某些原因在测评时造假,干扰最后的结果。

曲姗在采访中透露了这样一个数字——目前,全国精神科医师大约不到四万人,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数量相差太远。

据了解,受今年疫情影响,不少小微企业受到不小的冲击。工行广东分行立足本行、本地和企业实际,结合政策导向和市场环境,贯彻逆周期调节政策,高效服务疫情防控、统筹推动复工复产,加大对小微企业融资,尤其是中长期融资的保障力度,切实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中,也将开展筛查评估列为了重点任务。

当地工行客户经理了解到企业情况后,立即上门拜访企业负责人,针对企业资金需求特点,为其推荐了线上贷款产品“e抵快贷”。该产品可在线评估、快速审批、随借随还,无需财务报表等繁琐资料,从业务申请到完成审批最快2个工作日,可更好满足小微企业“短、频、急”融资需求。

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宁,众多基层警务工作者往往难以兼顾小家。王刚的妻子多次跟他抱怨:“原来你还能和我谈谈心,现在你忙起来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了”。王刚嘴上不说,心里满是亏欠:“工作量大的时候,只能委屈她了。”

如何判断“我是否抑郁了”?

截至2020年8月末,工行广东分行线上系列融资产品贷款余额超770亿元,支持了4.7万家小微企业发展,线上融资业务增量占全行普惠贷款增量的95%以上。(完)

“当时打击‘套路贷’的规范依据还不明确,要怎么干,我心里还真有点打鼓。”王刚说。

这期间,8家背景雄厚的公司提出,每月向王刚交一万元“保护费”,只求他“高抬贵手”,这些公司甚至允诺只做一年就离开。

“与心理治疗师、心理咨询师不同,医生与非医生最主要的区别是,专业医师可以诊断患者是否有抑郁症,明确患者接下来要采取哪些治疗措施,这是为患者开展诊疗的第一个关口,也是最重要的关口。”

在年轻人喜欢浏览的一个网络论坛上,仅针对抑郁症的讨论就超过了66万个。

“以我们医院精神科数据为例,目前来就诊的患者中,抑郁症患者占到了一半以上。近几年,明显感觉到就诊的人数越来越多,并且各个年龄段的患者都在增加。”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曲姗告诉记者。

在中国,抑郁症的治疗还面临着另外一个困境:一边是发病人数众多,一边是国内的专业医师缺乏。

抑郁症属于情感性精神障碍疾病,常伴随焦虑发生。临床体现为“三低”——情绪低落,兴趣减退,动力不足,且持续至少2周以上。

这已经是王刚今年组织的第三次社区会议了,从社会治安管理到社区“预防”服务,这位从警17年的老民警琢磨出一套自己的“新主意”。

据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报告:抑郁症的最坏后果是可能导致自杀行为,这是目前15-29岁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

曲姗说,近年来,科室里就诊的患者人数越来越多,主要原因还是由于大家更多地意识到这是一种疾病。

但对于这种疾病的病因,普通民众仍然知之甚少。

应对这样一个沉重又特殊的疾病,我们准备好了吗?

和其他任何一种疾病一样,对抑郁症的早期筛查和干预对患者来说尤为重要。

Category: 必威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