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名怒江籍务工人员乘坐免费高铁专列返珠海

中新网珠海2月20日电 (邓媛雯 严诗其)“终于坐上到珠海的返岗免费高铁了。”来自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丙中洛村东风二组的小刘显得非常高兴。20日,满载457名怒江籍务工人员的D3812次高铁专列从昆明南开往珠海,于当日18时许抵达了珠海站。在珠海站整齐排列等候的22台返岗大巴将把务工人员直接送到珠海的30多家企业。这是继春节前返乡专列之后,珠海市协调输送怒江籍务工人员到珠海就业的又一高铁专列。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没有阻却珠海市对口怒江州劳务协作的步伐,为支持企业有序复工复产、缓解当前用工难题,珠海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珠海市驻怒江扶贫协作工作组遵循战“疫”防控、劳务协作两不误的总体思路,大力促进怒江籍劳动力转移。

怒江籍务工人员乘坐免费高铁专列抵达珠海站 关铭荣 摄

精神是原动力,作风是战斗力。

据初步统计,现已有近1800名怒江籍劳动力申报节后到珠海就业。

铭恩新村,兴国县土坯房改造安置点,同时安置了4个村子的村民。新村建好后,乡亲们聚在一起商量,要为自己的新家取个好名字。

始终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

“怒江劳动力转移到广东尤其是珠海就业是今年扶贫攻坚的重点工作。”珠海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珠海将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采取增加怒江籍劳动力夫妻住(租)房补贴、引导转移就业前培训、加大招聘力度等措施,2020年力争实现到广东就业人数比2019年有所突破,确保怒江籍劳动力转移“出得来、稳得住、能致富”目标的顺利实现。(完)

打土豪分田地,架桥挖井,创办学校、消费合作社……秉承让老百姓有饭吃、有衣穿等朴素初心,中国共产党人在这里开始了治国安民的伟大预演。

这是位于江西瑞金市的谢家祠堂(2019年5月27日摄)。 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这是一片为中国革命作出巨大牺牲的土地——

肖新泉,会昌县小密乡罗田村驻村队员,2019年9月在村里不幸牺牲,原本3天后他将步入婚姻殿堂……

脱贫之际,宁都县东山坝镇大布村的贫困户想到了帮扶干部胡光鹏。5个月前,他因病倒在扶贫一线。

90多年前,大革命失败,一大批共产党人从四面八方会集江西,谱写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井冈山斗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诞生、开始长征等波澜壮阔的长歌史诗。

于都县车溪乡坝脑村,红军烈士遗孀段桂秀坐在自家三层半小楼前。

红军后人吴传寿见证了土楼蝶变:一幢幢新楼拔地而起,曾经交通不便的小布镇成为旅游小镇,年接待游客近30万人次。2019年底,一个5G基站落成,在外务工的年轻人回村搞电商,把山里的茶叶、蜂蜜、笋干等销往全国各地。

同时,依托企业、“怒江员工之家”共同做好接待安置工作,落实务工人员住宿、饮食保障,确保怒江籍务工人员从出村到进企业全程无忧。

据了解,自珠海市对口帮扶怒江州的工作开展以来,共转移怒江籍务工人员6722人到珠海就业,其中2019年转移3239人。

4月26日,随着最后7个贫困县宣布退出,革命老区江西25个贫困县全部摘帽,基本摆脱区域性整体贫困。

《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42个中央国家机关及有关单位、江西省委省政府把老区群众面临的住房难、喝水难、用电难、行路难等民生痛点,作为脱贫攻坚的头等大事来抓。

吴应谱、樊贞子夫妇,修水县扶贫干部,2018年12月在下乡扶贫途中车辆失控坠河,生命定格在28岁和23岁;

去年,第二个任期届满,儿子正处在升学关键期,刘智勇犹豫是否要离任。但看到村里刚有起色的产业,他决定留下来。“等产业发展好了,我才能放心离开。”

2017年2月,井冈山在全国率先脱贫。神山村,昔日井冈山最偏远的贫困村之一,如今变身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全村开起了20多家农家乐,80%的村民参与乡村旅游,人均年收入从不足3000元到超过2万元。

老区脱贫,牵动人心。

赣州市扶贫办副主任赖外来说,意见实施以来,赣南老区实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减贫,累计脱贫192万人,贫困发生率由2011年底的26.71%降至0.37%。

2017年2月,井冈山市正式宣布在全国率先脱贫摘帽,成为我国贫困退出机制建立后首个脱贫摘帽的贫困县。

兴国县长冈乡长冈村村民曹承凤家,80多年前盖的土坯房、改革开放初期建的两层青砖小楼、几年前新修的三层半小楼呈“品”字状矗立在一起。

永恒的初心 历史的交汇

这是江西省兴国县景色(2019年4月1日摄,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发(陈鹏 摄)

英雄已逝,牵挂绵长。

这是江西省井冈山市茅坪乡神山村的“笑脸墙”(4月17日摄)。 新华社记者 张浩波 摄

2017年冬夜,贫困户曾小兵家的牛走丢了,胡光鹏连夜赶到村里,两人翻山越岭,凌晨3点多在山坳中把牛找到;

永驻的民心 崭新的征程

“就是为了改变穷苦人民命运。”讲解员黄露芬说。

历史昭示现实,现实辉映历史。

在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共产党始终秉持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

不朽的是精神,不变的是作风——

这是江西于都县梓山镇潭头村一景(2019年5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老屋装着苏区干部好作风,新房见证老区百姓好日子。

土楼村里无土楼,是赣南山乡巨变的缩影。

这是一片充满红色记忆的土地——

一个个山村化茧蝶变,脱贫捷报频传。

这是江西省井冈山市茅坪乡神山村新貌(4月16日摄,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张浩波 摄

集中力量攻坚,制度优势为反贫困斗争汇聚磅礴伟力——

在江西各地,1.22万名驻村第一书记、3.97万名驻村工作队员、30.2万名结对干部倾心帮扶,不获全胜不收兵。

2019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深入江西考察,来到潭头村察看村容村貌。他深情地说,我这次来江西,是来看望苏区的父老乡亲,看看乡亲们的生活有没有改善,老区能不能如期脱贫摘帽。

“在扶贫的路上,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丢下一个贫困群众。”如今,一座座新村、一个个产业基地上,又刷上新的标语。

90多年后,在脱贫攻坚战场上,共产党人与百姓同心战贫。从罗霄山区到鄱湖之滨,一个个产业基地、一个个扶贫车间,老区群众用勤劳和智慧谱写出催人奋进的脱贫赞歌。

青松依旧在,不见儿郎归。17位华氏子弟壮烈牺牲在长征途中,他们亲手植下的松树被后人们命名为“信念树”。如今,华屋早已旧貌换新颜。

江西于都县梓山镇潭头村烈士后代孙观发介绍家中情况(2019年5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在江西,共产党人开启了走向胜利的起点。”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授陈胜华说。

特殊困难,需要特殊扶持。

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去年家里收入18万多元!”孙观发说。

改善民生赢得民心,百姓以最朴素的方式表达对党的感激。

穿过簇新的门楼,来到宁都县小布镇大土楼新村,墙上的一张大幅拼版照片引人注目:左边土楼泥墙裸露,逼仄狭窄;右边新楼窗明几净,静谧祥和。

宁都是中央苏区反“围剿”战争的集结地、指挥中心、主战场之一,这里的土地浸染着烈士的鲜血。

思忖再三后,刘智勇再次申请留任。

2020年4月,随着最后7个贫困县退出,江西25个贫困县全部摘帽,贫困人口从2013年底的346万人减至9.6万人,贫困发生率从9.21%降至0.27%。

40岁出头的他是吉安市永新县龙门镇黄岗村第一书记。2017年,任期届满,但考虑到村庄尚未脱贫,他选择留任。在他的带领下,黄岗村顺利脱贫。

一边是66栋鳞次栉比、白墙黛瓦的客家小楼,一边是7栋低矮破旧、留作记忆的危旧土坯房……瑞金市叶坪乡华屋自然村,站在后山苍翠挺拔的青松下俯瞰,新旧对比穿越时空。

这是位于江西于都县的长征渡口(2019年5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 周密 摄

瑞金郊外,谢家祠堂。

江西,这片充满红色记忆的土地,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起点,南昌是人民军队摇篮、井冈山是中国革命摇篮、瑞金是共和国摇篮。

梓山镇潭头村烈士后代孙观发早起洒扫、烧水、做饭。游客到来,他递上一杯杯热茶,讲起村庄的故事。

“家里不仅脱了贫,还买房买车啦!”脱贫户左秀发眉眼带笑。村庄广场上,一面由村民开怀大笑的照片组成的“笑脸墙”,生动定格了他们越来越红火的好日子。

8年前,赣南老区约300万农村居民住在危旧土坯房中,近300万人喝不上干净水,很多村不通公路……

跨越时空,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赓续绵延。

“当年,共产党人为什么革命?”

历史坐标映衬出一个重大主题——

这是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历史时刻。

这是江西省瑞金市叶坪乡华屋自然村(2019年5月6日摄,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在吉安,先后有163位第一书记主动留任。

于都河畔,长征渡口。

这是一片承载着共产党人初心和使命的土地——

1934年,她的丈夫王金长踏上漫漫长征路。“我至多离开三五年,你照顾好家里人,一定要等我回来。”临别一言,让段桂秀痴等一生。

2018年9月,贫困户廖满秀生病住院,胡光鹏车接车送,在医院照顾她直至出院……

党的十八大以来,江西省共有40位扶贫干部倒在扶贫一线,成为脱贫战场上一座座精神丰碑。

这是江西省兴国县铭恩新村景色(2019年1月24日摄)。 新华社发(张昌祯 摄)

在赣南,终其一生守望家人归来的故事并不鲜见。翻阅烈士名册,赣州10万余有名有姓的烈士中,3.2万余人的烈士证上有共同的标注——“北上无音讯”。他们的亲人没有盼回他们,如今却迎来他们为之奋斗的美好生活。

1931年11月,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宣告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这一新生的红色政权在宪法大纲中明确“以消灭封建制度及彻底的改善农民生活为目的”。

江西有名有姓的烈士达25.3万余人。当年240万人口的赣南有33万人参加红军,长征路上平均每公里就有3名赣南籍战士倒下。

潭头是赣南老区一个典型的红军村,也曾是贫困村,村民在顺口溜里这样描述:“梓山潭头,吃苦两头;晴三天,挑烂肩头;雨三天,水进灶头。”全村原有贫困户109户,孙观发是其中之一。

江西于都,晨曦微露。

华屋历史很“红”。苏区时期,仅有43户人家的华屋家家户户有人参加红军,是远近闻名的红军村。在当地流传着这样的感人故事:80多年前,17位华氏子弟参加红军,出发前相约到岭上栽下17棵松树,约定革命成功后一起回家,如果有人牺牲,活着的要为牺牲的孝亲敬老。

不朽的精神 不变的作风

“共产党是为穷苦人民谋利益的党!”在江西一处处革命旧址,当年红军留下的标语依稀可见。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社区广场上的9个大字是他们新生活的最好注脚。

硝烟逝去,反“围剿”战场变为反贫困战场。这里没有枪林弹雨,却同样有流血牺牲,同样考验理想信念——

1934年,于都人民主动送来门板、床板搭设浮桥,帮助8.6万余名红军渡河,踏上万里征程。“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这是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根本所在!”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副馆长张小平说。

距长征渡口不远的易地扶贫搬迁小区思源社区,从偏远山村搬到城区的杨流生在新家建起一个“扶贫车间”,靠制衣年收入超6万元。他说:“政府把我们迁出来,只要勤劳肯干都能脱贫!”

随着脱贫攻坚的开展,这里旧貌换新颜,去年村里还集资成立了一家旅游公司,村民当上了股东,添了一个个新身份:讲解员、保洁员、服务员、厨师……

1933年春,苏区贫农马荣海家不慎失火。时任乡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昌宝闻讯赶来,发动互济会和群众捐钱募料,帮助他家盖新房。毛泽东同志在著名的《长冈乡调查》中,引用此事,述说鱼水深情。80多年间,马家几代后人都没舍得拆除这栋闲置多年的土房子。马荣海的孙媳妇曹承凤说:“人要记恩,这栋土坯房里有党的恩情,老马家要一直传下去!”

枝繁叶茂的松树,挺立如塔。

有人提议,就叫“铭恩新村”,我们世世代代都在这居住,要世世代代记住党的恩情,乡亲们一致赞成。如今,“铭恩新村”4个大字镌刻在村头的大石头上。

大家至今仍在念叨他的好:

Category: 必威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