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经济特区40周年在这里有太多创新创业的故事

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之际,记者走进这片充满希望的热土——

在这里,有太多创新创业的故事(深度观察)

在非常时期,标准为各行各业有序运转提供了丈量的“尺子”。

见到戚卓,是在深圳电视台“都市调查”栏目录制时。专业的分析、缜密的逻辑、从容的谈吐,让人很难将她与20年前的打工妹联系在一起。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年,戚卓通过了海之梦心理咨询中心考核,正式成为签约心理咨询师,开启了自己人生的崭新一幕。“在常住人口超过1300万人、竞争激烈的深圳,有很多人需要专业的心理辅导。”戚卓深深地热爱着这份工作。

2014年,36岁的戚卓决定,离开创维集团,挑战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看到这座城市在改变中进步,身边朋友在改变中成长,我也想改变一下。”戚卓说。

专家表示,一个关键指标的提升,会带动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和质量升级,甚至还会带来整个行业重新“洗牌”。

实现高质量生活,需要高质量标准。今年上半年发布的1000多项国家标准,关乎百姓衣食住行各个方面。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之初,处处是工地,村民们跑运输、做加工……1981年,渔民村成为全国最早的“万元户村”

40年前的1980年8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深圳经济特区正式建立。40年间,深圳经济特区发挥着对全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窗口和示范作用,深圳人的生活也经历了从未有过的改变。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静原

夏日炎炎,海风阵阵。深圳罗湖区渔民村,中国最早的“万元户村”,我们的采访从这里开始。

走出文化室,漫步于0.25平方公里的渔民村,记者找不到一点小渔村的感觉。鳞次栉比的小高楼、清洁宽阔的水泥路、郁郁葱葱的绿化带……昔日荒僻的小渔村,如今已是远近闻名的“样板村”。

戚卓与深圳结缘,是在上世纪90年代。她的父亲在深圳打工,常说起深圳发展速度、温暖的大海、世界之窗……从那时起,这些点点滴滴就刻在戚卓的心里,到经济特区去,成为戚卓心中的向往。

“记得当时一个新项目启动,工艺图绘制工作需要有人兼职承担,我下了班连饭都没吃,就去镇上买了一本CAD(计算机辅助设计)教材,一边自学一边做。”戚卓记得,那时候经常和办公室一位来自江西的同事“比赛”,看谁晚上在办公室留得更久、学到的东西更多。

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标准作为科学技术和实践经验的总结,可以更有针对性地为疫情防控提供专业支撑。疫情发生以来,市场监管总局(标准委)批准发布了《消毒剂良好生产规范》《喷雾消毒效果评价方法》等9项与疫情防控相关国家标准,完成了《五色疫情风险评估地图管理规范》《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社区工作指南》等国家标准立项评估,并加快疫情防控相关检测方法标准和检测用标准样品研制,有效提升了防护产品质量和疫情防控能力。

由于表现出色,创维集团成立品牌部时,戚卓作为其中一员来到位于深圳南山区的集团总部工作。从郊区来到摩天大楼林立的市区,这段路,戚卓走了3年。深南大道、地王广场、华强北……这些曾令她艳羡的景观成为生活中的日常。

虽然对打工生活的艰辛有心理准备,可让戚卓没想到的是,上岗第一天就忙到晚上11点。“在老家,大家晚上10点就休息了,可这里的人们却依然精神抖擞。”戚卓说,厂里会给加班到夜里的人发加餐券,可以领牛奶和面包。“那段时间,大家相互鼓励着。晚上碰到加班的同事,都会相视一笑,说‘一起去领券吧’。”

田世宏指出,目前标准缺失以及滞后老化的问题仍然存在。随着信息技术、生物技术等新技术发展以及健康、生态等理念升级,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将不断变化,新的需求不断增长,标准也将随之提升。

“深圳培养了我敢闯敢拼、努力奔跑的人生态度,通过奋斗改变命运。”坐在记者对面的戚卓,眼神里透出从容与自信。

行,我国电动汽车领域首批强制性国家标准——《电动汽车安全要求》《电动客车安全要求》和《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安全要求》相继发布,以原有推荐性国家标准为基础,与我国牵头制定的联合国电动汽车安全全球技术法规全面接轨,将进一步提高和优化对电动汽车整车和动力电池产品的安全技术要求。

“那时候,经常要干到凌晨2点甚至通宵,大家抢着干活,不把当天任务完成没人下班。”邓锦辉说,他的妻子在村里珠宝厂上班,把一个个小珠子小亮片穿起来,做成装饰品运到香港卖。“虽然苦点累点,但两口子一起努力,感觉日子特别有奔头。”

例如,我国首个养老服务领域强制性国家标准《养老机构服务安全基本规范》一经颁布,立刻引发了全社会的关注。“从养老服务机构来看,依托标准能够实现自身规范化、规模化发展,最大限度保证服务质量和效益;从养老产业发展来看,依托标准能够实现各类资源的优化配置,促进养老服务与相关行业的信息互通、融合发展。”市场监管总局标准技术司负责人陈洪俊说。

说话间,邓锦辉带着记者来到位于渔民村社区的家中,120平方米的三室两厅宽敞舒适,各种现代化家电一应俱全,记者试图寻找一些渔民生活的痕迹,一无所获。“现在除了周末钓钓鱼,生活里几乎没有‘渔民’的影子了。”邓锦辉说。

繁忙工作之余,戚卓保持着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2012年,一次偶然机会,她参加了海之梦心理咨询中心组织的体验式沙龙,受到很大触动,对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心生向往,开始着手考取职业资格证书、学习相关知识。

“渔村一派时尚景象,绿荫通幽处,小区人气旺,举村喜气扬,赞扬改革开放……”渔丰实业公司一间办公室里,传出这样一首悠扬的粤语小调,这首小调就是几位村民为今年渔乐节准备的。如今的渔民村,村集体资产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800万元增长到4.8亿元。“渔民村正计划对村集体经济、基层治理等进行全方位提升,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做贡献。”邓锦辉说。

随着深圳经济特区的建立,渔民村的春天来了。高速发展的经济特区处处是工地,村民们也从中觅得商机,渔民村迅速组建起自己的船队和车队搞运输。“现在的深圳国贸大厦、罗湖香格里拉大酒店,很多砖瓦、沙石都是我们运过去的,我们是一天天看着深圳长高。”邓锦辉骄傲地说。

引领产业发展促消费升级

“彩电、冰箱、洗衣机、电饭煲样样都有,地板是大理石的,水绿水绿的。我最喜欢的是那台大音响,可以唱卡拉OK,当时村里好多人都跑到我家来唱歌。”邓锦辉觉得,那是祖祖辈辈都没过上的好日子。

今年新修订的《平板电视与机顶盒能效限定值及能效等级》强制性国家标准,针对8K电视提出能效等级要求,为超高清电视市场准入提供了依据。对此,业内专家表示,该标准的发布实施,将显著提升我国平板电视产品能效水平,推动超高清晰度显示产业快速发展。

就这样,戚卓在创维集团电视机厂有了第一份工作——生产部统计员。每天,她要跟进生产计划表,在插件、机芯、整机等不同工段之间进行协调,满车间跑上跑下。

对渔民村村民来说,2012年12月8日是难忘的一天。这一天,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了渔民村。“在总书记的亲切关怀下,渔民村的生活水平又上了一个大台阶!”邓锦辉说,近几年,村里重新装修了430平方米的老人日间照料服务中心,让村民老有所养,还成立了粤剧队,开展邻里节、渔乐节等活动,丰富村民文化生活。“村里人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总书记能再来渔民村,看看今天村里的新变化。”

经济特区给了我新梦想

“对企业技术创新而言,标准是固化技术成果的重要形式;对产业发展而言,标准是促进产业规模化的重要途径;对社会治理而言,标准是规范产业质量水平的标杆。”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院长赵波表示,相关标准的发布有力促进了各领域健康发展,一方面标准的制定及时反映了技术进步和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发挥了标准引领产业发展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相关标准的及时发布,有效维护保障了广大消费者的权益,促进了消费升级。

实现高质量生活,需要高质量标准。今年以来,一批批全新的国家标准走进我们的生活,众多民生领域的标准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为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提供了有力支撑。

“海上飘零”“翻身解放”“春到渔村”……蜿蜒350多米的渔民村文化长廊里,一幅幅精美的青铜浮雕记录了今昔变迁。从渔民村向西北方望去,京基100大厦等许多深圳标志性建筑耸入云霄。

改革开放前,邓锦辉与大多数普通村民一样,住的是土墙瓦房,过着海上漂泊的日子。“出一次海至少半个月,吃住都在船上。”邓锦辉告诉记者,那时的他总想,这大概就是自己一辈子的生活了。

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走进这片充满希望的热土,倾听一些在深圳长期工作生活的普通人讲述自己的人生故事,感受改革开放的磅礴力量。

住,《农村三格式户厕建设技术规范》《农村三格式户厕运行维护规范》《农村集中下水道收集户厕建设技术规范》等3项推荐性国家标准,把农村户厕改造作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突破口,补齐了农村户厕和粪污处理衔接的短板,有力推进了农村“厕所革命”的开展。

跑运输、做加工……20世纪80年代初,邓锦辉夫妻二人年收入就超过了1万元。1981年,渔民村成为全国著名的“万元户村”。次年,村里统一盖起30多幢二层小洋楼,邓锦辉家也分到了一幢。

邓锦辉搬过多次家。他回忆道:“每搬一次家,生活都是一次大变样。”

“经济发展了,我们几个居委会干部一合计,想丰富一下村民的文化生活,就办了个渔乐节。”邓锦辉说,渔乐节一次大概两小时,跳舞、唱歌等节目都由村民们自己出,大家都想露一手,在一起排练、演出其乐融融。

经济特区给了我新力量

今年前7个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标准委)共发布国家标准十余批,数量达到1000余项,涉及卫生防护、健康安全、食品、消费品、信息技术、交通运输、工业制造、农业农村等多个领域,几乎涵盖了社会经济中的方方面面。从消毒剂安全性评价,到家用电器噪声界定,再到超高清电视能效指标……小到吃穿住行,大到经济发展,一批批国家标准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

“在深圳,企业普遍提倡内部选拔和招聘,只要你努力就可能得到更好的机会。”戚卓说。

5月6日,《儿童口罩技术规范》国家标准出炉。该标准适用于6岁至14岁儿童,这是我国乃至全世界公开发布的第一个儿童口罩标准,综合考量了儿童生理发育及行为特点、皮肤特性、呼吸要求、防护和耐受能力等。业内人士表示,儿童口罩国家标准制订公布得非常及时。一方面,有了国家标准,口罩生产商就可以“对标”生产,杜绝盲目、无序、无标生产;另一方面,家长也能“对标”购买,让孩子佩戴标准口罩,安全更有保障。

62岁的邓锦辉肤色黝黑、身体结实,看着显年轻,“你以为我有多老?我比特区的‘岁数’大不了多少!”他哈哈大笑。

衣,《足部防护 鞋(靴)限量物质要求及测试方法》国家标准,规定了防护鞋靴中的限量物质分类、安全性要求分级等,有利于保护穿着者足腿部免遭作业区域危害;《强光源防护镜》等2项国家标准,明确了强光源防护镜产品质量要求,将有效保护强光源用眼从业人员眼面部安全。

“最初我也很犹豫,觉得自己早过了学习的年龄,但在同一个学习小组里,既有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也有50多岁的职场资深人士,大家的相互鼓励让我燃起信心。”戚卓说,从那时起直到现在,只要有空余时间,她都会约朋友去图书馆看书学习。“深圳的图书馆里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在学习充电,来晚了就会找不到座位,只能‘转战’咖啡馆和书吧,正是这种氛围激励你去学习。”戚卓说。

戚卓喜欢骑车去深圳湾公园,沿着滨海栈道骑行,凉爽的海风吹过,视野中的大厦高耸入云,近处的公园草木葱郁,让戚卓更加热爱这座城市。“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我还是想不断奔跑,因为深圳的活力、朝气给我力量,让我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食,《食品追溯二维码通用技术要求》规范了二维码技术在食品追溯领域的应用和发展,将更好发挥其“来源可溯、去向可追”的作用。前不久,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还审查通过了食品冷链生产经营卫生规范,对食品冷链生产、加工以及运输、销售的各环节提出了相应的强制性食品安全要求。

那时,已经34岁的戚卓没有任何心理学基础,她能行吗?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咨询师,除了要取得资格证外,还得经历长期的实习锻炼。2016年,她进入海之梦心理咨询中心开始实习。然而,实习非但没有工资,还得“倒贴”学费。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口罩成为了生活中的必需品,但儿童口罩却一直存在标准不一的情况。不管是成人版还是改装版儿童口罩,儿童佩戴时都会出现密封性差、防护效果不理想等情况。

“老家的日子很安逸,但我更喜欢经济特区的氛围,来深圳就为拼一拼!”戚卓说。

1980年—2020年,这是深圳经济特区破土而出、蓬勃生长的40年。

“深圳培养了我敢闯敢拼、努力奔跑的人生态度,通过奋斗改变命运。”

经济特区给了我新生活

好日子才刚刚开始。1985年,村里集资建成了7层高的工业大楼,制衣厂、表带厂相继入驻;1992年,村集体成立深圳渔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村民人人可以获得分红;2004年,旧村改造完成,现代化的高层住宅取代了老旧的“握手楼”和“拥抱楼”,邓锦辉搬进了现在的房子中。

2000年,这个生在东北、长在东北的女孩一路南下,来到了心仪已久的经济特区。刚到深圳的她,在北郊公明镇的创维电子城找到了工作,“印象中厂区很大,一进来就看到很多身着蓝装的工友,都很年轻、有活力,来自全国各地,为了各自的梦想打拼。”戚卓说。

“前半年的实习期,各类理论学习、接受培训的费用加在一起,我一共花了近两万元。由于还没达到签约条件,后半年的实习期,我给自己加大了学习和培训强度,又花了三四万元。”戚卓说,尽管那段时间经济压力和学习压力都很大,但她还是坚定地往前冲。

“如果不是在深圳,我可能早就放弃了。经济特区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无数创业路上的同行者,让我充满了追逐梦想的勇气。”

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田世宏表示,众多民生领域的标准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为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提供了有力支撑。

“要是没有改革开放,你看到的这些地方可能还是泥塘呢!”见到渔民村的老渔民邓锦辉,是在村里古色古香的“渔人码头”文化室,他正和五六位老人悠闲地喝茶、读报、看书。“现在村里年年有分红、家家有产业,大家在‘物质小康’之后,都在追求‘精神小康’了。”说起文化室,担任渔民村居委会副主任的邓锦辉颇为自豪。

在赵波看来,创新与标准相结合,所产生的“乘数效应”能更好地推动科技成果向产业转变,形成强有力的增长动力,真正发挥创新驱动的作用。

虽然是简单的建筑材料运输,但市场供不应求。依靠自己的船队,村民们从中山运砖头来深圳卖,一船能装两万多块砖,能挣几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