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疫关键时刻退出世卫美国要当“孤岛”

全球抗疫关键时刻,接连上演“甩锅”“断供”“退群”闹剧退出世卫,美国要当“孤岛”?(环球热点)

据美媒报道,7月6日,美国政府致函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声明自2021年7月6日起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史蒂芬·杜哈里克表示,联合国正与世界卫生组织核查,美国是否满足所有撤出条件。

尽管数据持续改善,但与正常情况相比,仍远谈不上乐观。目前的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约为疫情前每周平均水平的7倍多,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峰值的两倍多。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对世卫组织的不满与指责不断升级。从“甩锅”,到宣布“断供”,再到如今决定“退群”,美国政府的任性举动给面临严峻挑战的全球抗疫行动带来诸多变数。

不少美媒也认为,世卫组织不过是美国政府发起的“指责游戏”的又一牺牲品。美国政府宣布退出世卫组织,实际是为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以及对政府应对危机不力的指责,是“甩锅”的升级版。

彭博新闻社分析称,美国企业如今持续面临需求疲软的影响,并因现金流紧张随时可能裁员。尽管疫情相关裁员潮可能已经过去,但这场有可能成为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其负面影响还将持续更长时间。

“甩锅”“退群”闹剧升级

世卫组织每日疫情报告显示,截至欧洲中部夏令时间9日10时,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184万例。不断刷新的数据提醒着人们,疫情仍在加速蔓延,尚未达到顶峰。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在此关头,美国的“退群”行为既是对国际抗疫努力的极大损害,也给全球公共卫生健康带来重大威胁。

上周末在社交媒体上,一些民主党政客发文称,美国就业数据往好了说是误导性的,甚至可能是被操纵的。佛蒙特州前州长霍华德·迪恩(Howard Dean)在推特上说:“特朗普的人窜改了数字。”

有分析指出,除了给国际合作抗疫行动使绊子之外,美国退出世卫组织这一事实也会产生财务后果,因为美国对世卫组织的捐款约占捐款总数的15%。

11日的大跌之前,美国股市已从3月中旬的低点上涨40%以上,纳斯达克指数自年初以来更是上涨超过10%。此轮涨势正值新冠疫情引发经济衰退、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引发骚乱之际,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国内政治成为美国现任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改弦易辙的推动因素。美国现任政府的支持者对建制派政治精英的认可度较低,对‘美国人’的身份认同、人口结构变化和多元文化充满焦虑,对自身狭义经济利益的关注远超对全球利益的关注。”孙成昊指出,美国政府在经贸、全球治理和集体安全方面的“退群主义”和“甩锅”行为也有迎合这部分民意的意图。

△佛蒙特州前州长霍华德·迪恩在推特上说:“特朗普的人窜改了数字,真实的失业率是17%~19%,而不是13%,他们在5月也是这样干的。”

近年来,美国政府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组织以及退出伊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中导条约》等国际协定的“退群”戏码层出不穷,给国际多边机制带来一次又一次重创。

美国自身同样难躲冲击。《国会山报》网站刊文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将自食其果”。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参议员梅嫩德斯批评说,“此举既无法保护美国人民的生命,也无法维护美国的利益,只会让美国人民遭受病痛,令美国陷入孤立”。

从各州数据来看,虽然许多州的连续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出现下降,但包括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俄勒冈州在内的几个州的申请人数大幅增加,可能反映了申请积压的处理情况。其中,佛罗里达州比前一周增加了约30.6万人。

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8日表示,美国的决定是“国际合作的挫折”。意大利卫生部长斯佩兰扎指出,此次公共卫生危机表明,世卫组织需要改革,但不能被削弱,美国政府的选择是“严重且错误的”。

“无论是之前退出伊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还是现在退出世卫组织,美国政府的行为都会让国际社会对其外交延续性打上一个问号。未来,再有类似的谈判或多边协议,美国的国际信誉将受到质疑。”孙成昊说。

同时,连续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也下滑至2090万人,低于前一周修正后的2150万人,也低于5月初高峰时的2490万人。连续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的四周平均值连续第二周出现下降,至2200万。

还有分析指出,美国政府此番“退群”之举早有预谋。在2020年2月的最新预算提案中,美国政府就呼吁将美国对世卫组织的摊款削减至5790万美元。

虽然国际社会对于美国屡番发生的“退群”行为已不陌生,但在全球疫情形势仍旧严峻的关键时刻,美国政府向世卫组织发出的这封“分手信”依然引起相关国际组织以及各国的强烈不满。

△《纽约时报》报道了就业统计中的“分类错误”,即一些人被错误地定性为就业而非失业

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在疫情暴发3个月后,还有那么多人被错误分类。劳工统计局表示,它和人口普查局正在调查这种分类错误的原因,并正在采取额外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哈里克7月7日证实,古特雷斯已经收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的通知。由于退出世卫组织需要提前一年通知,因此美国的退出决定将于2021年7月6日起生效。在此之前,美国必须付清目前拖欠世卫组织的2亿多美元会费。

而从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来看,多个大州的形势依旧严峻。其中加利福尼亚州增加了约2.9万人,马萨诸塞州增加了约1.7万人,纽约州增加了约1.2万人。随着疫情回潮以及社会动荡的危险持续存在,亦不能排除短期数据恶化的可能性。

这一最新数据与上周出炉的5月就业报告基本吻合。该报告显示美国5月失业率意外降至13.3%,非农就业增加250万人。两组数据反映了劳动力市场的最新变化:数百万美国人重返工作岗位,企业重新开张,餐馆恢复营业。

一边是经济衰退以及长期失业问题,一边是畸形的资产价格泡沫,美国经济面临的严峻考验还在后面。(央视记者 顾乡)

集中领导者基金(Concentrated Leaders Fund)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投资官大卫·索库尔斯基(David Sokulsky)表示,股票市场的定价远远偏离了经济和企业基本面,市场“纯粹是由投机和……系统中过剩的流动性驱动的”。

尽管不同政治派别的经济学家都表示,要想不被发现地操纵就业数据,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毫无疑问,经济崩溃的速度和严重性,使得收集和解读经济数据变得异常困难。即便这只是个技术错误,但可能导致更多的“长期失业大军”被忽略,这将令美国社会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

那么,为何如此严重的经济衰退竟与资产价格盛宴同时出现?美联储的“暴力救市”或许才是主因。由于企业救助措施和资金传导机制的复杂性,美联储通过无限量化宽松(QE)释放的数万亿美元流动性并未全部流向实体经济,而在金融市场“空转”,最终导致了这场由美元流动性泛滥引发的美股上涨。

美国方面还曾传出消息称,美国在“退群”之后可能另起炉灶,建立一个由美国主导的具备世卫组织职能的全球性机构。“如果真是这样,美国实际是‘以退为进’,重建一个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多边机制。如果美国这么做,对全球治理和国际秩序都将造成较大冲击。”孙成昊说。

全国经济研究所认定经济陷入衰退是意料之中的,但仅仅在衰退开始后4个月就做出认定,速度之快值得关注,显示本轮经济衰退的速度和深度毋庸置疑。

经济正式衰退,资产价格“恐高”

“美国时隔72年要与世卫组织‘离婚’”,韩国《每日经济》近日报道称,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加速蔓延的当下,美国政府却决定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短期数据改善,长期忧虑加剧

美国劳工统计局在6月5日发布的报告中确实指出了所谓的“分类错误”,即一些人被错误地定性为就业而非失业。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3月和4月的报告中。人们关心的是,为何会有这样的错误发生呢?

今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由于世卫组织在处理新冠肺炎疫情时表现欠佳,美国将暂停资助世卫组织,并对该组织进行为期60天至90天的审查,希望其能进行有意义的改革。5月29日,特朗普又宣布,由于世卫组织“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称,在7日提交“退群”通知时,美国再次指责世卫组织对新冠肺炎疫情反应迟缓。

美股“无视”疫情、骚乱逆势大涨之际,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周一表示,受新冠病毒大流行影响,美国经济在2月结束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扩张,滑入衰退区间。

首先需要弄清就业数据的计算方法。《纽约时报》报道称,相关统计数据是基于每月对约6万个家庭进行的调查。当疫情暴发时,劳工统计局决定,凡是因为疫情造成企业倒闭而没有工作的人,不管有没有正式的裁员通知,都应该算作失业。但从3月开始,有不少人被算作“就业但缺勤”——这一类别旨在反映休假、探亲假或其他临时缺勤的情况。

联合国基金会主席伊丽莎白·库森斯认为,美国政府此举目光短浅、非常危险,世卫组织是唯一有能力领导和协调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机构,终止美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将“破坏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使我们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CNBC报道援引金融机构CEO的说法称,股市上涨为投资者创造了“危险环境”

与此同时,美股11日暴跌,道指跌逾1900点,跌幅达到7%,纳指与标普指数跌幅均超5%。经济衰退预期及疫情回潮迹象令市场承压,近期风险资产价格的上涨也引发了泡沫破裂的担忧。

在10日美联储政策声明发布前夕,市场上流传着对于美联储过度投放流动性导致资产价格泡沫的质疑,甚至有分析师认为,不断飙升的风险资产价格,可能迫使美联储采取某种遏制行动。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威胁退出世卫组织的闹剧已持续数月之久。

全国经济研究所是由美国顶级经济学家领导的私人研究机构,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确定商业周期何时开始和结束的官方仲裁者。该机构这次相当于“官宣”了美国经济的正式衰退。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海外金融机构已经开始进行避险操作,规避潜在的资产价格波动风险。由于美元流动性泛滥的负面效应正在显现,未来市场的“恐高”情绪可能日渐浓烈。

劳工统计局估计,这个问题在5月可能影响了大约500万人。如果所有可能被错误分类的人都被算作失业者,那么3月的失业率将高出约1个百分点,4月将高出5个百分点,5月将高出3个百分点。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王浩认为,本届美国政府执政以来,“退群”行为具有连贯性,这与本届政府秉持的“美国优先”、反全球化等外交理念相关。退出世卫组织,是其“退群”惯性的最新体现。

美国国内同样掀起一阵反对声浪。在“退群”通知发出两天之后,7月8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00万例。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评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是毫无意义的举动,在数百万人生命处于危险中的时候,美国政府正削弱击败病毒的国际努力。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鹏指出,对于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而言,其国际领导力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全球治理能力上。当前,正值全球抗疫的攻坚期,美国退出全球最重要的公共卫生治理平台,并且拒绝帮助别国,将使其国际领导力受到损害。

1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较此前一周修正后的187.7万减少33.5万。彭博新闻社调查的经济学家预估中值显示,当周的申请人数为155万,与实际数字154.2万基本相仿,表明各界认为疫情相关裁员潮可能度过了最严重阶段。

在无限量QE措施导致美元流动性泛滥的情况下,资产价格泡沫风险难以回避。CNBC报道指出,市场对于宏观经济风险的反应一反常态,这对投资者来说是危险的信号。11日的美股大跌,更加说明了这一点。

对许多人来说,这样的怀疑似乎得到了5月就业报告中一项说明的证实。该说明称,一些工人被不适当地计算为就业而非失业。如果这些工人的分类正确,那么5月的失业率将为16.4%左右,而不是官方数据的13.3%。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10日也对后疫情时代的长期失业挑战表示忧虑。“我的假设是,将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好吧,几百万人,他们不会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而且在一段时间内,他们所处行业可能没有适合他们的工作岗位。在这些人找到工作之前,可能要等好几年。”他说。

从11日数据发布后的市场反应来看,长期忧虑的加剧,显然压倒了对于短期数据的乐观。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报告发布后跌幅扩大,而美国股市开盘后亦大幅下跌。截至11日收盘,道指跌逾1900点,三大指数跌幅均超5%。

“目前,美国国内疫情出现反弹,尤其是南部、西部的疫情较为严重,美国联邦政府面临较大压力,很难在全国层面协调各州抗疫。这种形势下,美国退出世卫组织,试图释放一种信号,即疫情失控的责任在世卫组织,而不是政府。”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孙成昊向本报分析称,“退群”是美国政府“甩锅”世卫组织的延续。

但最终,美联储宣布将动用一切工具支持经济复苏,并预计将“零利率”维持至2022年。对于外界担忧的资产价格泡沫,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联储不关注资产价格向某个特定方向的变动,只是希望市场能够发挥作用。

鲍威尔口中的“长期失业大军”,可能还不是美国劳动力市场的最大隐忧。《纽约时报》日前报道称,经济学家对5月的就业报告感到惊讶,还有人则直接表达了怀疑。

美国《国会山报》8日也发文呼吁美国国会、法院以及公众制止这一“不利于美国国家利益的鲁莽决定”。

统计错误频现,数据被指造假

“美国‘退群’之后,这个资金缺口由谁来补?目前看来,其他国家难以在短期内弥补美国留下的资金缺口。”孙成昊指出,面对疫情,绝大部分国家仍处于自身难保的状态,美国“退群”造成的资金问题将会影响世卫组织开展一些抗疫项目。“在全球疫情依旧肆虐的背景下,美国在这个时间点悍然退出世卫组织,将打击全球卫生健康协调机制,是非常不道义的行为。”

当前的另一个热门话题,要属美国股市与经济基本面的背道而驰,即“经济衰退中的资产盛宴”。而11日的美股大跌,进一步挑动着投资者的“恐高”情绪。

△彭博新闻社称,美国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延续逐步下降的趋势,但仍处于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