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医生日志我们治愈了一位感染新冠肺炎的护士

(原标题:一线医生日志29我们治愈了一位感染新冠肺炎的护士)

北京朝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副主任医师王峰是北京医疗队队员,正奋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第一线。我们整理了他从武汉发来的日志,展现抗疫前线的片段。

“全副武装”的王峰。受访者供图

我们一行人送别患者离开医院时,不经意间看到天空中盘桓多日的阴云悄悄散去,一束久违的阳光让每个人感觉到了温暖。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全体白衣战士必将以坚定的意志,在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和英雄的人民一起取得最终胜利。

谢华宝的脸上被防护面罩勒出了红红的印痕。供图

因在发热门诊上班,医生承担着可能被传染的风险和压力,本可以在设为医学观察点的酒店居住,但是谢华宝需要每天与妻子轮流回家照看孩子,所以他每次穿脱防护装备都特别仔细,而且不管几点回家都第一时间洗澡,尽量减少将病毒带给孩子的风险。

谢华宝是泰顺县中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现在发热门诊上班;项丽丽是急诊科护士,现在发热门诊分诊台工作。

夫妻俩在抗“疫”一线是战友,生活中他们有两个孩子,目前两个孩子都由他们自己带。妻子项丽丽常常是凌晨3点下班回去,在家里跟丈夫谢华宝交接班后,丈夫再来医院上班。

“我今天凌晨4点碰到他一起下班,听他说今天回去洗个澡终于可以补个觉了,因为这时候孩子们还没醒。”谢华宝的同事介绍,谢华宝很多时候都是凌晨4点到8点的班,下班回去后孩子们刚好都醒了,就没得睡了。

一线医生日志:这是我第二个班 9个小时不吃不喝 今天我值上午9点到下午3点的班,早上7点50分坐车出发,下午4点30分回到酒店。这是我的第二个班,整整9个小时不吃不喝,本想着早上多吃点,省得下午饿,可是又不敢多吃,怕上厕所。所以我知道为什么说我们是战士了,可能因为我们有坚定的意志吧。

尽管如此,谢华宝对现状却很知足,“虽然我们夫妻俩都在一线工作,家里两个小孩也需要我们自己带,确实挺辛苦,但是院领导很照顾我们,给妻子排的夜班比较少,更何况在这个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我们俩都以能在一线奋战尽自己一份力而骄傲。”

如同对待每一位患者一样,北京医疗队专家对这位战友进行了精心的治疗。慢慢的,她的病情逐渐稳定下来,症状一天好似一天,笑容终于再次展现在了她美丽的脸庞上。经过2次核酸检测和CT复查,患者于今日治愈出院。此例患者既是北京援鄂医疗队治愈出院的首例确诊重症患者,也是首例治愈的医务人员感染病例。这极大地树立了在院患者的信心,也更坚定了北京援鄂医疗队全体指战员抗击疫情并夺取最终胜利的意志。

延伸阅读 武汉病毒所:”零号病人”系谣传 黄燕玲毕业未回武汉 安徽公职人员隐瞒其女武汉返乡 致1700余户居民隔离 厅官确诊后拒治疗 新华社:都什么时候还耍”官威”

我们的病房里有一位“特殊”患者——一位34岁的女士。唐子人队长在查房过程中,偶然得知她是武汉地区某三级医院的护士。这位美丽的白衣天使在工作中不幸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她来院时呼吸窘迫,病情危急,是一位重症病人。

2月13日 星期四 武汉 晴

在难得的工作间隙,谢华宝和同事们身着防护服合影。供图

有一种浪漫叫“与你并肩作战”,有一种使命叫“共同护航健康”。在温州,像谢华宝、项丽丽这样奋战在一线的“夫妻档”还有很多,他们勇往直前同时,也诠释着“别样的浪漫”。(完)

武汉近来的天气阴郁寒冷,街道上没有了往日的熙熙攘攘,只有几片落叶随风飘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至今已一月有余,每日不断增长的确诊和疑似病例数,难免让人忐忑不安。